第410章 无法取代

作者:雨怜轻纱浅 返回目录

推荐阅读:都市狂少神医小农民新帝谋婚:重生第一女将神医废柴妃:鬼王,别缠我重生之都市仙尊乱世婚宠:少帅,夫人要退婚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我在古代有工厂

笔趣阁 www.91bqg.com ,最快更新萌宝甜妻,冰山总裁宠上天最新章节!

????风云烈刚一跨进主宅大门,一道清悦的女声便迎面而来。

????“烈,你回来了......”卿玉暖笑盈盈地走过来,似乎才发现似的,略惊讶道,“呀!团团这是睡着了吗?怎么要你抱着回来,该不会是又生病了吧?”

????一惊一乍的声音,让风云烈顿时微蹙了蹙眉,连忙低头向怀中的女孩看去。

????果然,俞团团不舒服地哼唧了一声,原本安静栖息的羽睫一阵轻颤,很不情愿地掀了开来。

????风云烈连忙柔声哄着她:“乖,没事,继续睡。”

????对面浅笑嫣然的女子顿时神色微冷,一旁的祁伯看在眼里,却只能沉默不语。

????风云烈生怕吵醒了俞团团,连忙抱着她就想往楼上去,但俞团团眨了眨眼,已经察觉到不对,尤其眼角余光瞥到一旁的卿玉暖,心里顿时莫名一惊,整个人完全清醒过来,立刻意识到自己还被风云烈抱在怀里,本能的羞窘,让她下意识地赶紧挣扎下地。

????风云烈无奈,只好放下了她,还未开口,就听见卿玉暖一声轻笑。

????“团团还真像是个长不大的小孩子,还要让人抱着才能睡着的。”

????俞团团一听,小脸顿时红了,她不是听不出这话里隐含的嘲讽,也不是不想反唇相讥,只是不想为这么点小事让风云烈左右为难,而且,心里隐隐还希望着,能由风云烈出面帮她说话,会比她反唇相讥有效得多。

????只是,男人的沉默不语,让她再一次失望了。

????她再一次清晰地意识到,无论她再怎么沉溺于男人的宠爱中,卿玉暖都永远是她心头横亘着的坚硬难除的一根尖刺,一遍遍地扎心,一遍遍地提醒着她,风云烈的身旁不止有她这一个女人的存在。

????眸光暗淡下来,俞团团垂下眼睫,忽然有些身心俱疲,不想再说什么,只想避开这窘困的氛围。

????刚想迈步上楼,一抬眸看到云澈正从楼上下来,看到了他们,脚步一顿,停在了楼梯转角处。

????风云烈正要去扶住俞团团的小胳膊,抬头看到云澈,注意到他沉凝的神色,心中微微一凛。

????“有事?”他问。

????云澈轻轻嗯了一声,却转眸看了眼俞团团。

????“去书房吧。”风云烈立刻说道,伸手轻轻握住女孩的胳膊,“你先回房间睡觉。”

????卿玉暖忽然体贴地说道:“我帮你们泡壶茶送去书房。”

????“不用了,我跟澈只是聊几句而已,”风云烈淡淡地看向她,“不早了,你早些休息。”

????卿玉暖浅浅一笑,清丽的容色始终温柔娴静:“好吧,那你们也要早些休息,不要忙到太晚。”

????男人也许只是一句无心的拒绝,却仍让俞团团顿时觉得心里舒服了很多,看着卿玉暖转身走开的背影,她抿了抿小嘴没有说话,乖乖地跟着风云烈往楼上走。

????才踏上几步梯阶,忽然听到一把有些陌生的声音。

????“澈儿......”

????俞团团循声看了过去,只见一楼走廊里急步走过来一道清隽的身影,虽已届中年,面容却仍俊雅清秀,看起来很是年轻,却又透着一番略世故又深沉的成熟魅力。

????云竹轩。

????俞团团有些惊讶,下意识转头一看,果然见云澈俊脸一冷,眸光沉沉地看着自己的父亲,却抿着唇不发一言。

????云竹轩今天来山庄看望姐姐,其实是随便找了个借口,实则是想来看看自己的儿子,毕竟他受伤之后,他这个做父亲只来看过他一次,不仅仅是面子上说不过去,他心里其实也还是有些关心的。

????面对儿子的淡漠,云竹轩有些尴尬,但还是温和地问道:“澈儿,你的身体恢复得怎么样,伤口都愈合了吧?”

????云澈冷冷地看着他,似乎根本不想回答他的问题,但眼角余光里留意到楼梯下的那个女孩眼巴巴地瞅过来,他莫名心里一软。

????“我没事。”他生硬地回答道。

????“那么重的伤,怎么可能没事呢?”见儿子愿意回他的话,云竹轩心里顿时松了一些,脸上的笑容更加温和可亲,“澈儿,你住在这里,我也不方便照顾你,要不,你还是跟我回家去住吧,我也好......”

????“不需要。”云澈硬邦邦地截断了他的话,似不耐烦的样子,转身就继续往楼上走去。

????“澈儿,”云竹轩有些急了,虽然早已习惯儿子如此冷漠以对,但他心里还是有些难受的,“你总不可能一直住在你姨妈这里,你自己明明有家的......”

????“我没有家!”

????那道俊朗高大的背影已消失在楼梯转角处,只丢下冷冰冰的几个字,毫无转圜的余地。

????俞团团此时已没心思转头去看云竹轩的反应,心里涌上一阵难受与心疼,究竟是多么的缺失温暖,才会让那个大男生如此冷漠地疏远至亲之人,如此抗拒这一份唯一的父爱......

????“烈儿......”身后传来云竹轩明显透着疲惫的声音。

????俞团团转头向楼梯下看去,云竹轩有些难堪地站在那里,清俊秀雅的面容覆上了一层晦暗。

????“烈儿,帮我好好照顾他,也......”他有些无奈伤怀地望向风云烈,“也帮我好好劝劝他吧。”

????风云烈也许是早就习惯了这一幕,面色沉静不惊,轻轻点了点头:“我会的,舅舅。”

????目送着云竹轩离开,那与云澈有些相似的背影与步态,让俞团团心里很不是滋味。

????头顶上覆来一只温暖的大手,轻轻揉了揉,掌心里满是安抚与温柔。

????“走吧,先上去。”

????俞团团听话地被男人牵着小手走上楼去,却在二楼转角处停了下来,看着等在那里的云澈。

????他神色淡淡,已恢复了常态,可俞团团却仍觉得一阵心酸。

????“你先去书房,我送她回房间。”风云烈说道,牵着女孩要走,却被掌心里的小手拽住。

????俞团团看看这个,又看看那个,小嘴抿了抿。

????“你们要谈的事,一定跟我有关吧?”她糯糯地问,却是笃定的语气。

????风云烈没有回答她的话,只是伸手轻轻摸了摸她的小脑袋:“你不用操心这些,去睡觉吧,我一会儿就下来。”

????“不行,我要旁听!”小姑娘嘟着小嘴,有些不满,“既然跟我有关,那我就应该有知情权。”

????风云烈有些无奈地一笑,还未开口,云澈忽然说道:“让她一起来吧,正好我也有东西要给她。”

????于是小姑娘成功地混进书房,乖巧地跪坐在茶席旁,滴溜溜转着一双好奇的大眼睛,听两个男人谈正事。

????云澈见她一副求知欲爆棚的乖宝宝模样,紧抿的唇不由温软下来,原本一颗有些郁躁烦闷的心,此时也似乎云开月明。

????“你查到了什么?”风云烈直接开口问道。

????云澈眸光微微一闪:“能盗用我的手机号码,还神不知鬼不觉,这人是个高手,我总觉得......”

????他抿了抿唇,俊颜微冷:“这人可能跟上次那件事有关......”

????俞团团眨了眨眼,好奇地问道:“上次?究竟是哪件事呀?”

????云澈看着她,星眸中隐隐揶揄:“校园论坛上最轰动的陪酒门事件,你这么快就忘记了?”

????小姑娘恍然,但随即小脸一红,嘟着小嘴说道:“不好的事情,我干嘛要牢牢记着?”

????风云烈莞尔,安抚地摸了摸她的小脑袋,看向云澈:“你怀疑是同一个人干的?”

????云澈点了点头:“这个人藏得很深,我一直没追查出来,但现在可以肯定一点,这人是校内的。”

????“就是那个网名叫扒一扒的吗?”俞团团又忍不住问道。

????“竟然把人家网名记得这么牢?”云澈星光般的瞳眸里揶揄的趣味更浓。

????俞团团被他揶揄得有些恼羞成怒:“这么烂的网名当然很容易记住了,可取了这么一个烂网名的人,澈学长到现在还没把他揪出来,公认的计算机大神哦,打不打脸?”

????“你......”云澈只觉老脸一窘,一时竟怼不出话来。

????风云烈有些无奈好笑地给身旁炸了毛的小丫头顺着毛,本来说着正事儿,有这小丫头乱入,场面便有些失控了。

????听着身旁两人你一句我一句热热闹闹地怼起来,风云烈忍不住幽幽说了句:“难怪不得君大宣传片制作进度这么慢,原来你们俩把时间都用来互怼了?”

????小姑娘一听,顿时开启了告状模式,拉着自家夫君的衣袖,嘟着小嘴,理直气壮的吐槽。

????云澈自然要据理力争,于是换了种方式的互怼再次开始。

????风云烈将女孩拉到自己怀里,唇边扬着纵容的笑意,这一刻,忽然觉得那些所谓的正事也没那么重要了,没有什么比爱妻在怀,亲人在侧的感觉更让他内心满足的了,这种心胸里温软软满当当的愉悦,任何事也无法取代。

????在小姑娘不时的插科打诨中,云澈终于把调查所得都汇报给了风云烈。

????盗用手机号码本不算什么难事,但云澈以及风云烈他们几人的手机都是经过特殊加密的,能够破解程序成功侵入的人,计算机水准可想而知。

????而策划这件事的人也极有心机,选在忘忧湖那片偏僻区域下手,而且分明在那附近做了网络屏蔽,造成俞团团当时无法使用手机联系,且忘忧湖那片区域因长期弃置,根本没有安装任何监控装置,所以那个推俞团团落水的人,寻不到任何踪迹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